您当前的位置> ballbetapp下载新闻>文化

写出传世佳作《英雄儿女》

2020-10-17
07:01
ballbetapp下载晚报
0

  巴金是新中国文学泰斗。

  巴金是新中国文学泰斗。

  巴金在朝鲜前线,与志愿军战士在一起。

  巴金在朝鲜前线,与志愿军战士在一起。

  巴金是新中国文学泰斗,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的爆发,更是激发了巴金炙热的爱国情怀。11月,巴金受周恩来委派参加了华沙第二次世界保卫和平大会,同年12月24日,他又出席了北京各界声援中朝人民抗美援朝大会。

  不久,在家人的支持下,巴金毅然奔赴朝鲜前线。在那里与志愿军战士一起生活,获得大量宝贵素材,终于写就了传世佳作。

  A

  巴金不畏艰险去抗美援朝前线

  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巴金,已经和同事们一起反复学习了毛泽东主席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这让周恩来总理感到很欣慰。巴金自觉地品味当时苏联文学大师如高尔基的作品,而且更乐意接触工农兵题材和反映新中国的新气象。

  朝鲜人民的困难和中国人民志愿军英勇的战绩,更是吸引了巴金的目光。周恩来总理也希望中国作家能够以独到的笔触,反映朝鲜战场的英雄故事以鼓舞全国人民和整个东方的正义事业。1952年初,巴金的挚友、剧作家曹禺受当时中宣部文艺处处长丁玲之托写信给巴金,动员他参加全国文联组织的赴朝创作组。

  巴金在家人的支持下,毅然接受了这一庄严的神圣任务。很快,以巴金为组长的全国文联组织赴朝创作人员,踏上了满目疮痍的朝鲜大地。此时的朝鲜战场依然是相当危险的,一线作战的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部队并不愿意艺术家们前往冒险。因为有过惨烈的牺牲:那是1951年春,祖国也派出了一个由艺术家们组成的慰问团深入朝鲜前线。4月23日,就在慰问团曲艺大队完成在前沿阵地的火线演出任务返回驻地途中,却在一个小村子里遇到了四驾美军飞机的持续轰炸。掩护部队虽对空猛烈还击,但著名相声艺术家、曲艺大队副大队长常宝堃同志却壮烈牺牲、年仅29岁。事后,烈士灵柩被护送回到天津家乡并举行了公祭,前来参加祭奠的群众多达三万余人,同时,他被授予“人民艺术家”荣誉称号。

  巴金时隔八个多月入朝时,志愿军空军已经夺取了朝鲜境内的制空权。但是心细如发的周恩来总理仍不放心,他亲自推敲了巴金代表团的安保方案,包括有专门的警卫员贴身巴金行动,如遇敌机袭击,必须以身为巴金提供掩护。巴金作为国宝,自然需要严格的保护,但巴金自己还是渴望能够抵达前沿阵地。于是在朝鲜战场上,巴金得以与创作人员一同深入到志愿军中采访战斗生活并深受洗礼。

  这样,巴金率领这个由十七人组成的访问团前往朝鲜主要前沿阵地。访问团在朝鲜停留了七个月。其间,巴金曾到过平壤、开城,但更多的时间是在战场上与指战员们一起生活。为了能多看看,多吸收些生活中的养料,文联的战地史料这样记载:他采取了少休息、多跑路的办法,年近五十的他同年轻人一起不辞劳苦地翻山越岭,来回穿插在炮火硝烟之中。他经历过翻车的惊魂,也曾在雨夜中滑落到深沟里。他把目光主要集中在那些平凡而又不平凡的普通战士身上。巴金的真诚、坦率、谦虚,以及满腔的爱国热情,使他很快与指战员们打成了一片。

  作家们接触的志愿军战士,大部分都是来自农村的非常单纯的年轻人。他们的爱国心,还有他们对抗美援朝意义的认识和理解,几乎与巴金、魏巍等著名作家没有什么两样。巴金感到他遇到的每一个志愿军战士,都能在他或者她的脸上看到对祖国的爱,而且每个人都准备随时为这种爱——牺牲一切甚至自己的生命。

  在前沿阵地,巴金的伙食和指战员们一样艰苦,体验了一口炒面一口雪的坚强意志。而志愿军战士们“一人吃苦、万人幸福”的忘我精神,深深感动了巴金代表团各位作家。战斗间隙,巴金在给组织上的战地回信中这样表示——“每天我都感觉到有一种力量在推动我,有一种感情在激励我,有一种爱在我心中燃烧”。

  B

  “向我开炮”的故事感染了巴金

  第一次入朝的七个月时间,巴金发表了十一篇作品,记录下了一个个战地英雄的不朽身影。如有一次他下连队采访时,发现那些战士在学习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事迹时候,谈得更多的是他们连队自己的黄继光——谌木春。于是,巴金笔下又多了一个舍生忘死的英雄。根据计划,作家们回国继续创作。

  巴金的第一次入朝,“带回来不少惊天动地的英雄事迹”。回到上海后,他用三个月时间写出了四篇小说的合集《英雄的故事》,其中三位主人公基本上都是真人真事,只有《黄文元同志》是集中了几个四川籍战士的特点塑造出的一个志愿军战士的典型。

  巴金后来在谈到《黄文元同志》的创作时曾说道:“我在小说的最后所写的是邱少云烈士的惊天动地的英雄事迹。他太使人感动了,我想借用他来给我的平凡的文章添一点光彩。”巴金还写出了颇有影响的《我们会见了彭司令员》,文章很快在国内各大报上发表。当听到朝鲜停战协定在板门店签字时,巴金决定再次赴朝体验生活。这次出行,他准备创作中长篇小说的设想逐渐在心中形成。他在信中告诉夫人萧珊:“要写出一部像样的作品,我得吃很多苦,下很多功夫……我还想在上海仔细地读两本苏联战争小说,看别人怎样写战争,好好学习一下。”

  第二次赴朝期间,巴金最大的收获是了解到志愿军一个连队的战斗细节,他在该连队持续生活了两个多月,后来构成“向我开炮”著名英雄形象的战斗,发生在1952年10月,巴金所在的连队在开城保卫战中、担任攻打“红山包”的主攻任务。在连长、指导员先后负伤后,副指导员赵先友指挥全连坚守阵地,最后只剩下赵先友和通讯员刘顺武两人了。赵先友用步话机向团长报告:敌人已冲上我军阵地,要求炮兵直接向自己阵地射击,并大声喊:“向我开炮!”阵地被夺回来了,但赵先友和刘顺武却壮烈牺牲了。

  这一情节在巴金心中是不可磨灭的!

    C

  周总理称赞巴金带了个好头

  周恩来总理十分关心巴金志愿军题材在创作方面的突破,但他深谙艺术情感爆发的规律。在1956年6月初,周恩来总理为繁荣文艺创作问题在中南海紫光阁设宴招待几位著名作家,当年的文化部负责人钱俊瑞、齐燕铭、周扬等都出席了。

  餐前周恩来先行座谈但不设题目,似家庭团聚且随意漫谈,会上更是充满了欢乐融洽的气氛。周恩来逐一亲切地询问:“冰心同志,你身体好吗?”“巴金同志,你生活怎样?每月开销多少?”周恩来还知道,巴金婉拒了作协的工资。

  之后经过多年的酝酿和沉淀,巴金终于利用创作假期、在杭州的一家招待所里一气呵成地写出了中篇小说《团圆》,并发表在1961年8月号的《上海文学》上。在这部小说中,巴金采用第一人称的写法,用“我”的耳闻目睹,向读者讲述了发生在朝鲜战场上的动人故事。这篇小说发表后,立即引发了各方关注。

  三年后,《团圆》被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成了经典影片《英雄儿女》。影片的主题曲《英雄赞歌》,随之在部队、厂矿、机关、学校和乡村广泛唱响。

  一直鼓励巴金的周恩来总理,在给中国作协党组书记刘白羽的电话中更是号召全国的作家们要向巴金学习。周总理强调:“作家一定要到火热的生活中去。巴金已经带了个头,他抗美援朝、深入生活很好嘛!写出了《英雄儿女》那样好的作品。”文图据《新民周刊》